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观点 > 内容

金巍:文化数据资产将成为未来最重要的文化资产之一

http://www.qzwhcy.com 【泉州文化产业网】 时间:2020-08-28

随着大数据技术和数字经济的飞速发展,数据资产逐渐为各界所重视,而文化数据资产也开始进入文化金融视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文化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立言金融与发展研究院文化金融研究所所长,文化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特约专家金巍认为,对于文化产业来说,要适应数字经济发展大潮,积极抓住政策机遇,推动文化数据资源资产化,推动文化数据资产的评估与管理体系的建设。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金巍

文化金融作为一种特殊的金融服务活动,是以文化资产为核心进行的。随着大数据技术和数字经济的飞速发展,数据资产逐渐为各界所重视,而文化数据资产也开始进入文化金融视野。可预见的是,文化数据资产将成为未来最重要的文化资产之一,而文化数据资产评估与管理体系也将成为新型文化金融基础设施。

数据、数据资产与文化数据资产

电影《阿凡达》以卓越的视觉特效和3D画面开创了电影制作的新时代,它不仅给人们带来了全新的视觉享受,而且也形成了电影较成熟的数字生产方式。《阿凡达》产生了大量的数据资料,电影完成时一帧的数据是12MB,一秒钟24帧,每分钟的数据就17.28GB,整部电影大约3PB的数据存放在BlueArc和NetApp的存储系统中。

而根据维塔数码(Weta Digital)数据显示,七年后上映的《阿丽塔》占用的磁盘空间是《阿凡达》的3倍,共计有三万台电脑参与制作,对特效场景渲染时间总计为4.32亿小时。除了这些科幻电影,很多其他类型电影,由于大量使用数字技术,都产生了海量数据,这些都成为了电影制作机构的重要资产。

不仅是电影行业,在文化产业当中,只要是利用了互联网和数字技术进行了文化生产,即文化产品的设计、开发、推广和销售,那么就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包括了生产数据、流通数据和消费数据。大数据和数字技术背景下,数据资产以表单、图形、语音、数据库、代码等各种数字形态存在,成为一种特殊的资产。在一定的规模基础上,通过数据资产管理,企业的文化数据资产不仅能够满足自身生产需要,还能够进行对外数据服务。

在公共文化资源领域,政府也正在鼓励利用数字技术对公共文化资源进行数字化改造,既能够方便服务公共文化产品供给,同时也能够实现一定程度的商业化。

一项旨在推动文化遗产数字化的“文化基因工程”,就是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工程化方法对文化遗产进行采集、提取、解读、重构、可视化分析、知识图谱建构等处理,对文字、图像、音乐、舞蹈等多种形式文化符号的进行数字化开发,使之能够方便地使用于新的文化创作、生产、传播、消费过程中。

数据资产(Data Asset)作为一个概念在经济、金融、资产评估和企业等不同视角上具有不同的含义,但本质上都是指在信息经济和大数据技术发展背景下产生的不同于传统资产形态的一种资产形态。与数据资产相似的概念是数字资产(Digital Asset)。近年来数字资产有专指数字货币、虚拟货币等数字技术生成的类金融资产的趋向,可认为是狭义的数字资产;但从广义上,随着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概念的深入人心,数字资产也可认为包括了狭义的数字资产和我们这里要讨论的数据资产。

数据资产的含义在大数据技术应用的前后也是很大不同的。

例如在存储形式上,后期的数据资产不仅包含结构化数据,而且包含半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而从资产管理视角上,后期的数据资产更加强调权属和场景化应用。在2019年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印发的《资产评估专家指引第9号——数据资产评估》中对数据资产的定义是:“数据资产是由特定主体合法拥有或者控制,能持续发挥作用并且能带来直接或者间接经济利益的数据资源。”

那么什么是文化数据资产?文化数据资产是文化资产的组成部分,同其他文化资产一样,承载了“文化”的效用价值和有用性,具有经济价值,可以进行价值计量。资产都需要具有权属,也就是为特定主体拥有或控制。不同的是资产形态,文化数据资产是非实物的数字或数码形态。所以,文化数据资产是具有资产权属、经济价值和文化属性的可计量文化数据,包括文化创作、生产、传播、消费过程中直接形成的以二进制形式存在的数据资产,也包括原有其他类型资产的数字化转化的数据资产。在一个企业中,并不是所有数据资产都是文化数据资产。

文化资产是文化资源及价值体系的核心,也是文化金融的核心。关于文化资产的范畴和边界,业界和学界有很多的解释,但总的来说,文化资产既要符合资产的特点,同时还要有文化属性。文化数据资产作为一种文化资产,与其他资产形态和类型一样(如图表1),将作为一类重要资产纳入资产清单或资产负债表。

图表1:文化资产的主要形态和类型

文化数据资产在文化金融体系中具有基础性价值

近年来,由于大数据技术的广泛应用,企业的数据的价值被发掘,在“数据管理”、“数据资源管理”的基础上,基于资产视角的数据资产管理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

2016年10月德勤提出了“第四张报表”的概念,此后“第四张表报表”在业界逐渐被接受。“第四张报表”虽然不完全是“数据资产表”,但其以大数据技术为基础的非财务数据证明了企业价值,也证明了数据资产的价值。从金融视角上看,“第四章报表”如果具备了一定的行业性成熟度,那么将改变金融服务企业的模式。不仅是企业数据需要资产管理,公共数据的价值也正在政府推动下被挖掘和利用,使之能够有效服务于产业发展。

我国在数据交易和评估方面也有很大进展,成立了很多政府背景的数据交易中心、数据资产评估中心,社会化数据交易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2018年6月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信息技术 数据交易服务平台 交易数据描述》,2019年8月30日发布《信息技术 数据交易服务平台 通用功能要求》和《信息安全技术 数据交易服务安全要求》,这是我国发布的三项数据交易国家标准,推动了数据交易的规范化发展。在评估方面,中国资产评估协会在2019年印发了《资产评估专家指引第9号——数据资产评估》作为一种行业参考。

金融视角下,数据资产管理一旦形成了全行业的规范性,就有了基础性价值,就具有了金融体系中的基础设施属性。

各种数据交易中心和交易平台,以及相应的交易规范、评估评价体系等,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基础设施,对金融服务产业发展来说具有重大意义。如电子商务数据资产管理相关标准的发布。2019年6月4日中国标准化研究院正式发布国家标准GB/T37550—2019《电子商务数据资产评价指标体系》,该项标准是我国数据资产领域首项国家标准。

就文化金融来说,文化数据资产与文化金融服务体系的关系,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文化数据资产成为资本评估体系的重要对象,成为基础设施的重要要素。文化数据资产评估与管理体系能够成为文化金融基础设施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文化数据资产的基础性价值。(如图表2)

文化金融基础设施是在统一的金融基础设施下的特殊表现形式,是和金融服务文化生产紧密相关的基础性软硬件条件和环境。文化金融基础设施中的两大支柱和文化产业信用管理体系和文化企业无形资产评估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