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微剧本获奖作品 > 内容

三十九号作品 :沉甸甸的良心债

时间:2017-06-22 来源:泉州文化产业网

 人物:男一号:王大明    乡村教师    ;男二号:李小培    童工       

         女一号:刘娟     打工妹      女二号:陈英    乡村妇女(王大明老婆)    

女三号:淘淘     (王大明女儿)

‍‍

           正文:《真心英雄》乐曲高亢、激昂: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下梦……

第一场:

 地点:泉州某公园

人物:王大明   刘娟

时间:正午

     镜头聚焦公园里鲜花朵朵、苍翠碧绿、鸟语花香,潮水般的游客传递着欢声笑语。王大明躺在草地上思绪万千。

      刘娟:(仔细端详)这不是王老师吗?

       王大明:你是?

     特写:王大明张大嘴巴,表情惊诧。

     刘娟: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刘娟啊。

     王大明不好意挠了挠头皮,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话外音) 按王大明的条件,找个糊口的工作不难,现在到处都是招工的信息。但王大明看不上一般的职位,挑肥拣瘦快一个月了,带来的盘缠快花完了,眼看吃饭都成问题。

      刘娟: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了?

   王大明:(摇头)  ……没有,我可是国防身体。

     刘娟:王老师锇了吧,走,到我的屋子里坐坐,我去买点菜煮饭吃。

    特写:王大明像根电桩一动不动,刘娟喊了声:现在出来打工了,还讲啥子理哟,死爱面子活受罪。这句话戳到了王大明灵肉的最痛处,也使他猛地惊醒,自己现在正落难呢。

      王大明:那就麻烦你喽。

                           推出片名:《沉甸甸的良心债》

  

   

                         

   第二场:

     场景:城中村某栋301出租屋

    人物:王大明    刘娟

    时间:下午

    拉近镜:房里有些简陋,收拾得却整理。刘娟一边做着家务,一边同王大明拉家常。王大明知道了她在一家本地人开的大排档做杂工,卖早点,而她仅15岁的儿子李小培在一家快餐店打工。

     刘娟:开饭了!

    特写: 饭算不上丰盛,却是地道的家乡味,刘娟还特地买了瓶冰镇啤酒。两碗白干饭见了底,王大明打了个饱嗝。

      刘娟:吃饱,吃饱,来,再盛一碗。

      王大明:你当我是饭桶,吃穷你就高兴啊。

     刘娟:在哪儿挣大钱?

     王大明:小钱都挣不着呢,哪敢牛皮吹上天。

     刘娟:阿英跟你一块来了吧,哪天叫上她来玩!

   (话外音):王大明从师范毕业后,在一所乡村小学当老师,老婆陈英嫌他穷,居然跟一个三大五粗的暴发户私奔了,受到强烈刺激的他放下教鞭,只身南下打工。  王大明离开时,刘娟塞给他一张油渍渍的百元钞票。

        王大明:发了工资就还。

     拉远镜:望着王大明的背影渐行渐远,刘娟若有所思。                     

    

   

     第三场:

     场景:301出租屋

     人物:王大明    刘娟    李小培

    时间:傍晚

     拉近镜:商场迎中秋,送巨惠的条幅迎风招展。

     王大明:是啥好日子哟,做那么多菜?

     刘娟:好个书呆子,中秋节都记不得啦。

     李小培:老师好!

      特写:王大明一脸惊愕,抚摸着李小培的头只是点点头。

     王大明:我是来还钱的。

     刘娟:吃了饭再说,小培,摆碗筷。

      小培狼吞虎咽吃完,站起来说要找朋友玩。剩下王大明和刘娟对斟对饮,一边不着边际闲话,直喝得脸上红霞飞。不晓得是谁主动了,两人睡到一张床铺。

        刘娟:我是不是女人?

       王大明(表情疑惑):你不是女人是什么,还不是一般的女人味。

      刘娟:那你还X我,为啥呢?

       王大明:……

     特写:多年前一天,王大明跟一帮汉子在村子的歪脖子树下闲扯,碰巧寡妇刘娟花枝招展地经过,不知哪个哇哇乱叫:这个半老徐娘挺风骚的嘛一阵哄堂大笑,王大明冲着刘娟的背影轻蔑地说:就她,脱光了我下面都不会丁点反应。

       刘娟说:记住,以后干这事,每晚五百块。我不是鸡婆,也不是你的婆娘,市场经济,按劳取酬。

       王大明:凭什么我付钱,男人不仅出力,精华也被女人吸去了,你应当给我报酬才是。

     拉远镜:灯光朦胧,刘娟的双手搂紧了王大明的腰。镜头里的王大明在掏钱。

       刘娟:  你这是干啥子,当真啦,我不会要你一分。

      王大明:莫嫌少,这是我应该交的,伙食费。

 

第四场

  场景:早餐店

 人物:刘娟       李小培

   刘娟(盯着突然出现的李小培):你不是在开工吗?

   李小培:妈,陈姨说不要我了,呜呜……劳动局来人了,说我是童工,罚了陈姨5000块钱。

    刘娟:这是啥回事哟?

    李小培:我这么大的娃儿,还能干啥?

 特写:王大明打通了劳动局的电话,举办某快餐店雇用童工。

 

第五场:

      场景:街头

      人物:王大明     刘娟

      镜头闪过匆匆来往的人流,王大明的电话响了,走到一旁,那边传来母亲的声音:回来过年不?王大明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回,路费加各种开销,至少两个月的汗水白流了;不回,他想念当留守儿童的女儿淘淘。母亲往下说:回吧,陈英要跟你踏踏实实过日子。

     王大明:她有脸提这事。

     母亲:那又怎样,得为淘淘想想。

     王大明:有这样的妈,淘淘心里难受。

      接近镜:刘娟走了过来,王大明的心空荡荡的,感到自己需要乡情和亲情的弥补。

     刘娟:回吧,别让家里人惦记。

     特写:晨雾迷漫,刘娟把王大明送到车站,昏黄的灯光下,刘娟的眼角有泪痕。王大明没说什么,只是把刘娟的手握在掌心,传递着某种温暖。

 

第六场

   场景:王大明乡下的家

    人物:王大明      陈英    淘淘     王大明丈母娘和父母    江叔

    时间:正午

      镜头由远及近,王大明的身影出现在检票口,眼尖的淘淘叫喊着爸爸扑过来,父女相拥亲热得不得了。一旁的陈英低眉顺眼,悄声地捡起旅行包,跟在父女俩的后头。

        丈母娘:小王,一路顺利吧?

      王大明(礼节性地回应):嗯。

       丈母娘:给我跪下!

    特写:扑通一声,陈英直挺挺的朝王大明下跪,悔恨的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来:他爸,原谅我……”王大明别过脸,这个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屈辱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他的心尖。他没有搭理陈英,径直走向堂屋。

      王大明:爸,还好吧,妈呢?

       父亲:她在厨房里忙呢,做顿好饭好菜专门欢迎你。

      王大明陪父亲说话,庄稼收成怎样,身体好不好,父亲的回答简单而机械:好,好。父亲是个不善言词的农民,王大明正愁如何找话题,村长江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大明回来了啊?

       王大明:年猪杀了没?

     江叔:年货早就备齐了,大明,哪天过来喝一杯。

      王大明:哪能叫你老破费,今晚就吃顿便饭。

      江叔:哎,我怎么过年都无所谓,村小刘老师辞职了,二十几个娃娃只能到镇上读书远啦,有几个要出去打工。

      特写:  江叔问询的目光投过来,王大明当然读懂了。可打了一年工,年收入五万和不到两万的差距,王大明是有体会的。

      王大明:叔,我懂你的意思,容我再想想。

       江叔:找不到老师,我还不被骂个狗血淋头。那好,我等你的回话。

    拉近镜:天黑下来,王大明打着呵欠进了卧室,挨着床铺打起呼噜。不知什么时候,王大明猛地惊醒,陈英穿着半透明的睡衣,在解他的衣服。王大明一把撸开了陈英的手,说:你睡沙发,还是我睡沙发?陈英嘤嘤地抽泣起来,掩面站起。

 

 

第七场:

    场景:301出租屋     街头

    人物:王大明   刘娟

    时间:白天    

        大年初一,王大明迫不及待出门,他托父亲转告江叔,他是不称职的老师。转过山梁是公路了,王大明告诉送行的母亲:给陈英说,别浪费表情了,我是不可能再接受她了。

       王大明(在长途大巴找到位置):吃好点,养得白白胖胖的,等我回来。

       刘娟:听不懂,但我盼着一样东西。

  刘娟把王大明接到出租屋,迫不及待亲热起来。

          王大明:老婆,跟你商量一件事。

          刘娟:说嘛,像个娘们说半句留半句。

         王大明:让小培读书吧,他还小,多认几个字是有用的。我愿意付他的学杂费。

         刘娟:读啥子书哟,现在的大学生找工作都困难,小培不如打工,学门技术,存点钱。以后修房、娶婆娘,哪样不拿票儿来数?

        王大明:你呀,头发太长了。

       刘娟:那你咋不当老师拿一千多的工资,干吗出来打工?

      特写:王大明一时无语,无奈地背对刘娟。那晚,王大明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八场

          场景:某民办学校门口

          人物:王大明   刘娟   一老师

        时间:白天

       镜头 拉向某民办学校招生点,王大明上前询问学费。听说他曾在家乡教过书,眼镜女子热情地接待了他。

       王大明:看看这是啥?小培有盼头了。

       刘娟: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能读上书,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王大明:败家娘们,你要阻拦,我这五千块不就白交了。

      刘娟:那是你活该!

      王大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好歹是妈,就不为小培想想未来?

     刘娟:谁是狗,你才是。再啰嗦,给我滚!眼不见心不烦。

      王大明:滚就滚,我要跟你分手?

     刘娟:分啥子手,原本我们就是一场交易。

    王大明:……

     刘娟:你非要我说嘛,我只是想验证一下,有的人究竟会不会同我睡觉,因为我永远记住了他在大庭广众面前对我的羞侮。

     话外音:    王大明因为李过是否读书的事,同刘娟争论了N次毫无结果,也伤害了他们建立了的感情。因为一句玩笑话,王大明无法理解自己居然没加丝毫防备就让刘娟报复成功,但他真正感到害怕的是,自己和刘娟,好象两条道上的人。

 

第九场

      场景:某步行街

     人物:王大明

     时间:上午

     镜头推向空荡荡的宿舍,王大明独自坐在床头,盯着天花板发愣,突然产生了却看看刘娟母子的念头。他长长叹息了一声,站起身向外走去。王大明在一个报摊买了份当天的日报,边走边看起来。

    王大明:(惊愕)什么,太突然了。

      特写:社会新闻版,有一个用黑体字圈上的标题——外来妇当街教训顽劣子,母子命丧车轮。王大明读了个开头,眼眶里就有液体打转。报纸简单地报道了车祸经过,但阿娟和阿培的化名使他有种不详的预感。

 拉近镜:刘娟追赶李小培到马路上,被一辆大卡卷进车轮底下。

     王大明:阿娟在不?

     早餐店服务员:哎,你还不知道啊。死了,母子俩遇到了车祸。

     特写:王大明什么都明白了,步履蹒跚、摇摇晃向前走去。他走一步撕一下报纸,碎纸片随风飘飞。

     王大明:江叔,我马上就回来。

      江叔:答应回来当村小老师啦。

     王大明:嗯……

 

第十场

   场景:公司宿舍

   人物:王大明:

    时间:中午

     镜头对准王大明背影,一溜小跑回到宿舍,流着泪整理简陋的行李。

     王大明:妈,我马上回家。

      王大明母亲:有啥急事?

     王大明:没事儿,我就是不想漂泊在外了。

    特写:两天后,那所简陋的山区小村出现了王大明消瘦的身影,他目光坚定地看着不远处的那片校园,就像盯着自己的儿女。王大明喃喃地说:孩子们,我不会再离开了。

    (话外音):朗郎读书声在山间河谷回响。

                                       (剧终)

[责任编辑:谢自旋]

延伸阅读

查看评论发表评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本网保持中立

请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本网站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创意团论坛交流反馈。看不清楚?点击换一张

编辑部公告

本网热忱欢迎网友投稿,您可以从以下方式中任选其一:

投稿邮箱:whcyw888@163.com

注册论坛:创意团(www.hxci.cn/bbs/)

阅读: